2004 美東行小感想 音樂吧之其一 – Iridium Jazz Club


2004/08/11 的夜晚,朋友們留在 Woodbery 繼續血拼,而我提早三小時離開,急忙忙趕回曼哈頓,開始我的音樂吧旅程,第一站是 Iridium Jazz Club。

位於 51 st 與 Broadway 交叉的 Iridium 算是比較新、比較漂亮的 Jazz Club;
入口小小的(不知為何許多音樂吧都要做在地下?)門上藍紅霓虹燈寫出店名,感覺低調不搶眼。
走入店門,確認價錢後走下位於地下室的表演場地,眼前豁然開朗,木製裝潢相當高雅,餐桌上用蠟燭做照明,昏黃的光線營造出聽爵士樂的那份悠閒與慵懶,或者應該說優雅吧!

一開始我選擇了較遠的座位,旁邊桌的一位日本女士以為我是日本人跟我打了招呼。
小聊一下原來她今晚負責攝影,還好心的建議我往前坐一點。

移到更近舞台座位,旁邊桌的日本男性也跟我聊了一會,諸如 Hiromi 在台灣紅不紅、來紐約做什麼之類的。
事後發現這位男性可能是 Hiromi 的朋友,表演完他還跟 Hiromi 打招呼;
他的食物也是餐廳特贈的,真是小小的奇遇。
這場表演真的非常多日本人來,在場大概有三分之一都是日本人吧!

等了半小時左右,期盼已久的 Hiromi 終於站上舞台。
(如果有看過她 2004 新專輯《Brain》封面的朋友一定覺得她長相有點‧‧‧,但看本人並沒有那麼糟,感覺像是個可愛的20歲日本女孩…)
穿著民族風,髮型卻頗有日本視覺系的味道,但並沒有染的亂七八糟,只做出了怪怪髮型而已;
鼓手是個白人,蠻帥氣滴,具有親合力的微笑;
貝斯手是個胖胖的黑人,完全就是彈爵士樂的模樣,圓滾滾的煞是可愛。

第一首應該是第一張專輯的歌。
Hiromi 展現她的技巧,飆的飛快,跟貝斯、鼓的默契相當好。
她的爵士鋼琴總是令人驚艷,經常一段詭異的樂句跳出來,卻又讓你不得不叫好,或許該稱之奇幻味的爵士嗎?(我對爵士樂不熟,請原諒我莫名其妙的形容方式)
哈哈,總之我很喜歡。

第二首 Hiromi 簡短解說創作靈感,是第二張專輯的同名曲「Brain」。
想表達人們經常心中想這麼做,但實際表現出來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的心情。
這首的鋼琴像是在自言自語,時而用詭異的旋律線,時而又回到溫和的旋律,真的是對比出人們腦中的矛盾衝突。
到後段鋼琴、貝斯與鼓互相對飆、對點的表現令人瞠目結舌,歌曲衝向終點時不禁給與叫好,Bravo!

沒多說話,Hiromi 直接進入第三首。
應該也是第一張的作品,不失其本色,奇峰突起的樂句,還有每個樂器的獨奏,有趣!

第四首是獻給在日本家鄉的父母,Hiromi 的獨奏曲。
難得的抒情曲,即使是抒情曲,依舊聽的出 Hiromi 特殊的風味;
透過她的琴音,在聽者腦中描繪出了其家鄉一片綠原的景色,在三首令人驚艷的曲目後,這抒情曲很適合緩和一下氣氛。

最後一首是獻給 Hiromi 的偶像李小龍跟成龍。
不用說主題是功夫,Hiromi 在這首運用了不同的音色,營造東方武術的風味,相當可愛的一首歌;
到後段鋼琴、貝斯與鼓又飆成一片,三人輪流展技,看他們在台上的眼神交換,真是令人羨慕的默契啊!三人都樂在其中。

僅短短一小時的演出卻讓我驚喜不斷,更加喜愛 Hiromi 這位爵士鋼琴手;
真是慶幸剛好七月看到有人推薦她的文章才會注意到她在紐約有巡迴表演。
表演結束後 Hiromi 在台下與認識的觀眾寒喧,我跟著一群日本人上前要了合照,難得能跟樂手講到話真棒啊!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或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歡迎留言或利用左側按鈕分享。也別忘了可以訂閱本站 RSS 接收未來的更新唷!

作者

YUTA

大學主修法律,興趣雜而不精,本站文章中,音樂、影視、音響、法律類多由其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