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村上龍《五分後的世界》、《希望之國》看負責言論

過去對村上龍一直沒有好感,看了他的《音樂海岸》、《跑啊!高橋!》、《長崎荷蘭村》都沒有什麼感動,除了對他的寫實的場景、解剖式的文筆留下印象,始終感覺不到他文字的力道。

放棄村上龍作品一段時間,重拾起他的作品《五分後的世界》、《希望之國》卻有種欲罷不能,閱讀的過程中急欲想知道他會怎樣發展這兩個故事,會再帶進什麼經典的語句;
也許因為這兩部是一起讀的,心裡把他們當作是姊妹作,事實上我認為他們都是來自於同一個概念,想提出一個與現實不同的生活、生命方式,一個「戰鬥式的日本」。
(其實村上龍似乎很喜歡處理這種現實與幻想的落差,這在《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也看的到,這讓我想起葛妮絲派特蘿 (Gwyneth Paltrow) 主演的雙面情人。)
在《五分後的世界》利用平行世界來想像如果世戰日本未放棄戰鬥的現在;
在《希望之國》認為失去戰鬥力的日本成年人早已失去希望,而在日本國中生看到另一種可能的生活方式後,開始建立他們的「希望之國」,都充滿了狂想性質,卻讓我感到滿腔熱血,也許會因這兩部喜歡上村上龍,是自己在某方面也變的比較「入世」了吧?

這兩部作品同樣都提到我稱之為「負責言論」的態度,這在《五分後的世界》中,例如:不使用敬語、模糊的階層制、不使用縮寫以精確用語;在《希望之國》中也有類似的概念,這群國中生並沒有所謂的領袖,每個人代表自己發言;
負責言論在科學的進程中是十分重要的,當一名科學家提出理論,必須將其發表,接受所有人的挑戰、批評,不斷交錯攻防中,提出更完善的理論;
而這種負責言論用在人類組織中,也有它的好處,每個人提出的言論都必須受到檢驗,不使用敬語,避免推諉塞責,勇於發表自己的言論,接受公共論壇的考驗;
在這樣的過程中,提出優秀意見者能受到鼓勵,反之,沒有意見、意見不佳者將漸漸被邊緣化,除非其可以提出有益的言論幫助團體組織發展;
這在台灣學生課堂上總是行使緘默權、台灣社會一堆莫名其妙的言論看來更加明顯,害怕負責,不然就是言論顛三倒四,前後不一,可以說,就是欠缺一套負責言論的制度與觀念。

負責言論的建立與公眾論壇的建立脫不了關係,如何讓所有想發聲的人都有發聲管道,如何讓言論在發表後受到檢驗,都必須依賴公眾論壇;
而今天人民有了一個新的武器-網路,能夠建立一個公共論壇,能夠超越距離的串聯,可以說是人民除了選票之外最可期待的武器,但是在那之前必須先使網路上的公共論壇能夠成立、能夠被重視,網路有超越距離、時間的優點,但同時也有匿名性的缺點,具有匿名性,要建立負責言論就很困難,因此要將網路建構成人民的公眾論壇,就必須讓大家擺脫在網路上的匿名。

其實也不需要將網路上的匿名直接連結到日常生活中真實姓名,只須大家不亂改暱稱,每個網路上的匿名有一個信用,能夠讓人辨識就可以達到相似真實姓名的效果;
如此一來,公眾論壇的意見才有確實的方向,才得以在建立公眾論壇的同時強調出負責言論的重要。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或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歡迎留言或利用左側按鈕分享。也別忘了可以訂閱本站 RSS 接收未來的更新唷!

作者

YUTA

大學主修法律,興趣雜而不精,本站文章中,音樂、影視、音響、法律類多由其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