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丙戌年野台開唱 – 會後隨便聊 [Day 1]

很久沒有參加這種樂團大亂鬥式的音樂祭了,三年前去了海洋,五年前去了野台,之後每到夏日炎炎外加聽聞越來越多人參加,想到人擠人就噁,總是作罷。
今年之所以又燃起參與的熱情,大概是因為日子過的又悶又忙,加上之前不知道在哪看到 Marty Friedman 會來(結果我根本沒看到XD),喔,對了,還有聽說 Tizzy Bac 這次會跟弦樂團合作(我老是對弦樂團沒抵抗力),結果就買了票,只能說,參與這種事真的得靠一點熱血沖昏頭。
人是參加了,不過從第一天讓我排了一小時就為了拿進場手環後,熱血就涼了一半,其他俗事也來攪和一番,真是相當沒有參與感,所以也沒什麼心得感想,就來個茶餘飯後隨便聊簡單記錄一下吧!


[Day 1]

下午五點半到達會場外圍,排隊人龍已經在外面繞了老遠,真棒!圖騰掰掰!還是沒聽到圖騰,真扼腕!(事實上,風舞台好像有延後開唱,以我進場的時間應該可以聽到的。)排了一小時,終於拿到粉紅色的手環,進到會場才知道這場地真是高低起伏,我想看的樂團分散在風舞台、山大王、石敢當三個舞台,想到要走來走去,心情上就好累…熱血僅剩 1/4 了。既然來了還是投入一點囉!但俗事又逼得我必須馬上離開去處理,真棒!Lullatone 掰掰!

搞到八點多,終於又回會場,風舞台上正是 Kemuri,來不及下去了,就在上面加減聽,真是好團,用了幾支銅管,感覺舞台前應該會很 High,原以為只是一般的 PUNK 團,但比想像的有趣多了,可惜聽的不是很清楚,旁邊一直有電舞台的聲音。

直到此時,還是很悶,決定到石敢當聽 Infernal Chaos 振奮一下,幸好,這決定是正確的!
Infernal Chaos 的吉他手就是閃靈吉他手 – Jesse,他的吉他夠尖夠冷冽,用來刮耳相當過癮,外加鼓手的雙踏轟炸,終於讓我有點醒過來;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主唱穿了一件像內衣的白衫,外加一堆奇怪的樂迷一直被抬上台又跳下來,這來個一兩次是有 high 的感覺,但一直玩這個就覺得是種干擾,還有兩位女樂迷上去了卻不敢跳下來,在台上晃啊晃!
主唱發動了兩次「摩西分紅海」(將台下樂迷分為兩邊,主唱一聲令下,兩邊撞成一團的遊戲),在外圍觀賞相當有味,心情終於大好。

離開石敢當,路過風舞台正好遇上旺福的表演,這麼歡樂的團怎麼可以不去看看?主唱小民光是站上舞台就已經喜感十足了!
接近舞台時才發現女主唱換人了,我真是後知後覺;旺福全團除了鼓手都穿著鮮豔的和服,配上風舞台後方的廟宇,是來到日本的廟會呵?
鼓手每首歌都換個面罩,還獻唱一曲,相當可愛;新主唱挺活潑的,唱歌的姿態、動作吸引了我很多目光。
旺福的表演非常適合這燥熱的夏夜,鬱悶的情緒可謂是一掃而空啊!

來到山大王,等待十點半的「夢的雅朵 (Mondialito)」,舞台上三個人,看來有點陰沉的吉他手,清秀的 Toshiya(作曲與彈奏多種樂器),及女主唱 Junko(填詞)略為豐腴的身材與甜美的臉蛋;老實說,在這之前我完全沒聽過他們的音樂,除了團名以外,我只知道是女聲主唱。
稍微延遲才正式開始,我猜想應該是麥克風有點問題,Junko 剛開始時臉有點臭,唱起來不大投入的樣子(或者只是害羞?),所以我也不大投入,老是分心注意 Junko 手上拿的玩意兒是什麼,她的法寶挺多,幾乎每首都換一個。
直到某曲,Junko 拿起一個青蛙狀、約木魚大小的樂器,整個感覺終於出來了,Junko 的歌聲甜美溫暖,日本女生氣音細語的溫柔婉約,配上空心吉他與弦樂三者合奏出令人舒服、陶醉的聆聽體驗;那青蛙狀的樂器真的可以做出像是蛙鳴的聲響也很有趣。
之後的〈Soda〉,則讓我更加喜愛 Junko 的聲音,活潑一些更顯細嫩,真的是漸入佳境呀!可惜表演時間太短,工作人員也不允許再做 Encore。

野台第一天,老實說,我沒能全心、全程參與,但至少聽了兩團以前沒聽過的現場,還有歡樂無限的旺福,總算稍堪慰藉,唉呀呀…

[To be continued]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或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歡迎留言或利用左側按鈕分享。也別忘了可以訂閱本站 RSS 接收未來的更新唷!

作者

YUTA

大學主修法律,興趣雜而不精,本站文章中,音樂、影視、音響、法律類多由其發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