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 詐欺遊戲 Liar Game(ライアーゲーム)

寫在前面:本文可能涉及影片內容,為避免影響您未來觀賞本片的新鮮感,在此先作提醒。

Liar Game

又一部由漫畫改編的日劇,比起前陣子緯來日本台播過的「詐欺花美男」有趣得多了,幸好我沒因為同以「詐欺」為主題而錯過,而且此部日劇每集僅約30分鐘(最後一集的三小時特典是例外,不過其實三小時中有兩小時都是前情提要加上一點額外說明,所以跳著看也很快。)真是非常適合午餐時間觀賞,不像一般日劇每集 1 小時,配飯還是稍長了點。

隨著劇情的發展,我腦中一直想到的,就是漫畫《火鳳燎原》中董卓的經典台詞之一:「天下之亂,始於眾人將謊言當成習慣!」
我認為這句話真是「詐欺遊戲」的最佳註腳,又與劇中女主角-神崎直提出的皆贏方法呼應。
整齣日劇可以切成幾個段落,一回戰、二回戰、敗部復活戰、三回戰與尾聲,劇情的推展絲毫不拖泥帶水,開頭介紹一下蠢直、超好騙的女主角-神崎直〈戶田恵梨香飾〉後,就進入詐欺遊戲一回戰,不用說,好騙的主角當然要有詐欺高手的幫助才能玩下去,詐欺師-秋山深一〈松田翔太飾〉自然也緊接著豋場了。

一回戰部份比較無趣,秋山使用的計倆很容易可以猜出來,進入二回戰後才漸漸有 Liar Game 的感覺。

二回戰的遊戲是「少數決」,參加二回戰的 22 名玩家針對一個問題回答 Yes 或是 No,人數少的一方可以留下,人數多的一方淘汰,最後剩下的一名或兩名玩家為勝者。
二回戰的二次轉折都很精采,秋山提出的必勝法被利用,以及秋山看穿參賽者的心理加以利用而獲勝,兩次戰局的翻轉都營造的蠻成功的,雖然福永自曝的橋段切入的有點牽強,但配合角色個性來看,勉強還可以睜隻眼閉隻眼啦!不過我對於劇中一點感到不解,為什麼所有參賽者對於「契約」都十分相信會被履行呢?在接下來的敗部復活戰中或許可以說是因為契約會被主辦單位 LGT 事務局強制履行,但在二回戰好像沒看到參賽者間的契約有這種效力,既然叫做 Liar Game,債務不履行應該才是常態呀!

為了讓神崎直重回 Liar Game 而舉辦的敗部復活戰,遊戲是「裁員遊戲」,參賽者每次可以投五張票,共投十次,選擇誰不用被裁員,也就是說,得票最少者將被淘汰。
敗部復活戰是個轉捩點,神崎直第一次提出自己對於 Liar Game 的主張,試圖找出所有參賽者都可以得到幸福的方法,不用說方法就是所有參賽者互相幫助,勝者將錢分出來,解除敗者的負債,所有人一直互相掩護直到全部遊戲結束,如此才能所有人都全身而退;神崎直一回戰就這麼做拯救了她的對手,在敗部復活戰她又再以勝者之姿解救了遊戲中對她友善的參賽者;這齣日劇似乎並不想只有精彩的戰術對決,還想加進一些價值觀的對立與教育意義啊!敗部復活戰中最精采的計策當然是融資買進了,依然出自秋山之手,透過契約文字設計,安排給付期限,沒錯,以後簽約前條文一定要看仔細啊!

三回戰的遊戲是「走私遊戲」,將參賽者分為水之國與火之國,雙方在敵國有存款,必須將錢「走私」至自己國內才能變成自己的財產,而走私過程中會有檢察官判斷是否有走私,若抓到走私,走私的金額將被沒收,若是誤判,也就是敵方沒有走私,檢察官卻判斷有,檢察官也會被處罰。

三回戰出現了號稱擁有透視特異功能的角色-ヨコヤノリヒコ,且ヨコヤノリヒコ也跟秋山深一的過去有關;老實說,三回戰策略攻防比較不精采,也多了一些遊戲開始時沒有給觀眾知道的規則,參賽者間的勾結用太兇,角色立場翻來翻去有點膩,秋山太過遊刃有餘,缺乏陷入苦戰的低潮(嗯,我知道劇情有安排秋山陷入低潮的橋段,但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因為憤怒失去理智太不符合之前對於秋山深一這個角色的鋪陳,當然也可以說我是從主角必勝的預測倒推出來的,不過那一段我完全就是在等秋山露出奸笑而已XD)
三回戰主要的作用還是在交代為何神崎直與秋山深一會捲進Liar Game,此外就是神崎直在最後成功以她的主張打動秋山放下仇恨與說服ヨコヤノリヒコ去相信人,神崎直成為整個 Liar Game 的真正支配者,如果說秋山深一與ヨコヤノリヒコ擅於看穿人心並加以利用,那神崎直就是直接去影響人,讓人接受並相信她的信念,到了尾聲時,她的信念甚至影響了 Liar Game 的贊助者。

尾聲部份除了交代各角色的結局,也留下可以拍續集的伏筆,畢竟 LGT 事務局的真面目根本還沒個影呢!

詐欺遊戲除了你來我往的欺詐手段,也有不少笑點,印象最深的當然是秋山與神崎關於 SM 的討論呵。
這是我第一次看戶田恵梨香擔任主役,演的相當不錯,神崎直那種單純的傻勁與固執,透過戶田的澄澈大眼傳達出來;
飾演秋山深一的松田翔太我也是第一次看他演出,他的奸笑真是太棒了,直追 Death Note 中的夜神月啊!
原本看到演員表我沒有多大的期待,不過這兩位表現真是不錯;配角中最搶眼的當然是鈴木浩介了,扮演劇中的前期反派 – 福永,誇張至極的演出,實在讓人對該角色倒胃口,不過倒是很有戲劇效果。
個人也很喜歡劇中用來說明遊戲規則及各角色說明策略的片段,非常有漫畫的風格,又能簡單明瞭地達到解說的效果。

詐欺遊戲本身已經可算是相當完整的一齣日劇,即便漫畫好像還沒結束,但日劇版到這邊做一個結束也沒有什麼太大的缺憾,各方面執行也都不錯,如果是喜歡鬥智型劇情的朋友可以看看囉!這大概是我 2007 年春季日劇中唯一會看的一部,也的確沒讓我失望。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或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歡迎留言或利用左側按鈕分享。也別忘了可以訂閱本站 RSS 接收未來的更新唷!

作者

YUTA

大學主修法律,興趣雜而不精,本站文章中,音樂、影視、音響、法律類多由其發表。

“[日劇] 詐欺遊戲 Liar Game(ライアーゲーム)” 有 27 則迴響

  1. 這部我也有看,算是春季日劇最令人驚艷的一部吧!

  2. 這部我也有看,算是春季日劇最令人驚艷的一部吧!

  3. 這部我目前正在看漫畫原作,老實說以漫畫中的表現,
    對於神崎這個過份強調「正直」的角色非常倒彈。
    不過以日劇的陣容,還蠻想找來看看的。

  4. 這部我目前正在看漫畫原作,老實說以漫畫中的表現,
    對於神崎這個過份強調「正直」的角色非常倒彈。
    不過以日劇的陣容,還蠻想找來看看的。

  5. 事實上我也覺得神崎有時非常欠揍,講不聽也學不乖,不時扯秋山後腿,秋山卻一直沒放棄幫她,可見秋山多珍惜神崎啊!反過來說,如果神崎也變得奸巧,秋山心中僅存的一絲希望與理想也會破滅吧!

  6. 事實上我也覺得神崎有時非常欠揍,講不聽也學不乖,不時扯秋山後腿,秋山卻一直沒放棄幫她,可見秋山多珍惜神崎啊!反過來說,如果神崎也變得奸巧,秋山心中僅存的一絲希望與理想也會破滅吧!

  7. 你好:

    我是 “我的摩人誌" 的Takeda,

    因為需要有引用到本篇文章內容。如果您不願意被引用的話,

    請與我留言聯繫~~

    我會在得到您不願意被引用留言之後,馬上刪除該內容的。

    謝謝您~~

    http://www.wretch.cc/blog/wikipedia/9516274

  8. 你好:

    我是 “我的摩人誌" 的Takeda,

    因為需要有引用到本篇文章內容。如果您不願意被引用的話,

    請與我留言聯繫~~

    我會在得到您不願意被引用留言之後,馬上刪除該內容的。

    謝謝您~~

    http://www.wretch.cc/blog/wikipedia/9516274

  9. 你好 我是 TOMOKO

    最近我也迷上這部日劇

    才看到敗部復活 就和我妹瘋狂查看結局(笑)

    不過好險是個好結局^^

    你寫的很精采~*

  10. 你好 我是 TOMOKO

    最近我也迷上這部日劇

    才看到敗部復活 就和我妹瘋狂查看結局(笑)

    不過好險是個好結局^^

    你寫的很精采~*

  11. 不過我對於劇中一點感到不解,為什麼所有參賽者對於「契約」都十分相信會被履行呢?

    因為你是用第三者的角度的看法,也就是說,你沒有參與其中的遊戲,所以你很理性,你會覺得「契約」是否會履行?可是當人受到萬般無奈的狀況下,當下是很難理性的,通常是感性的,感性的簽下契約,寧願相信那傾刻之間,是真實的,是被履行的,因為不由自主…所以「契約」的履行就端看,執行者了,若不執行,那些簽契約的人也陷入被追討一億的無底洞裡…

  12. 不過我對於劇中一點感到不解,為什麼所有參賽者對於「契約」都十分相信會被履行呢?

    因為你是用第三者的角度的看法,也就是說,你沒有參與其中的遊戲,所以你很理性,你會覺得「契約」是否會履行?可是當人受到萬般無奈的狀況下,當下是很難理性的,通常是感性的,感性的簽下契約,寧願相信那傾刻之間,是真實的,是被履行的,因為不由自主…所以「契約」的履行就端看,執行者了,若不執行,那些簽契約的人也陷入被追討一億的無底洞裡…

  13. to TOMOKO:
    呵,感謝您的稱讚。個人認為敗部復活站是本劇最精彩的一段;
    雖然到此是個好結局,不過要是能推出續集也很令人期待呢!

    to 吳樣:
    看到有人回答我在文中提出疑問真開心。您說的我可以理解,但是我認為「理性總是存在,但它未必總以理性的姿態出現。」這群參賽者都是在一回戰擊敗對手,並自願參加二回戰,當然劇情沒交代,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像神崎直一樣類型的參賽者。但劇中基本上是將其他人物描述成因利繼續參加二回戰。他們為甚麼簽約呢?並不是被迫的,而是被秋山的必勝法說服,也就是說,他們經過計算,理性的認為追隨秋山的必勝法將可以獲得最大的利益。對於這樣的人我無法想像他們會忽略契約可能不被履行的風險。如您所言,契約履行與否,全握在最終的執行者手中,如此的不平等地位,其他人在訂立契約時應會以某種方式加以平衡,保障自己的權利。秋山的必勝法中執行者並沒有特別限制,依賴的是八人的合作,所以其他人也沒有優待執行者的必要,何以會讓自己限於如此被動局勢?也許他們認為那紙契約就是他們保障自己的靈藥,但既然是 Liar Game,無法被強制執行的債務,就可以只是單純的謊言而已囉!
    回到我回應開頭的那句話,神崎直堅持他的愚直,可以說那是感性的相信自己的價值觀,但實質上他也是在堅持自己的價值觀上獲得其最大的效益,所以理性何曾消失呢。

  14. to TOMOKO:
    呵,感謝您的稱讚。個人認為敗部復活站是本劇最精彩的一段;
    雖然到此是個好結局,不過要是能推出續集也很令人期待呢!

    to 吳樣:
    看到有人回答我在文中提出疑問真開心。您說的我可以理解,但是我認為「理性總是存在,但它未必總以理性的姿態出現。」這群參賽者都是在一回戰擊敗對手,並自願參加二回戰,當然劇情沒交代,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像神崎直一樣類型的參賽者。但劇中基本上是將其他人物描述成因利繼續參加二回戰。他們為甚麼簽約呢?並不是被迫的,而是被秋山的必勝法說服,也就是說,他們經過計算,理性的認為追隨秋山的必勝法將可以獲得最大的利益。對於這樣的人我無法想像他們會忽略契約可能不被履行的風險。如您所言,契約履行與否,全握在最終的執行者手中,如此的不平等地位,其他人在訂立契約時應會以某種方式加以平衡,保障自己的權利。秋山的必勝法中執行者並沒有特別限制,依賴的是八人的合作,所以其他人也沒有優待執行者的必要,何以會讓自己限於如此被動局勢?也許他們認為那紙契約就是他們保障自己的靈藥,但既然是 Liar Game,無法被強制執行的債務,就可以只是單純的謊言而已囉!
    回到我回應開頭的那句話,神崎直堅持他的愚直,可以說那是感性的相信自己的價值觀,但實質上他也是在堅持自己的價值觀上獲得其最大的效益,所以理性何曾消失呢。

  15. 關於"不過我對於劇中一點感到不解,為什麼所有參賽者對於「契約」都十分相信會被履行呢?"這點,我認為上面的網大要說的是

    因為我們不是參賽者,所以我們並不能感受到那種要背負1億元債務的感覺,如果他們不合作,最後只會剩下1或2個人的話,每個人出局的機會都是相當大的,所以那是一場絕對不能輸的遊戲

    如果你輸了就要背負1億元的債務,而這個時候又有個人告訴你一種"必勝法",講真的,就算不簽契約你說不定都會去相信他了,畢竟這是不得已中的方法,要嘛就被迫相信他,要嘛就自己在極小的機率中相信自己會獲勝,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會願意相信那份契約(而且我認為大多數人還是很善良的,除了不得已中的得已之外,其實大部分人一開始都還是相信別人的,只是被騙太多次之後就會學乖而已,像小直那種被騙很多次還是會被騙的人就少多了,但一開始就疑神疑鬼的人也不多)

    再說,簽契約之後,最後獲勝的人也有可能會是自己,有可能是自己拿到那21億,或許小組的成員會對於契約的效力有所懷疑,但你除了相信之外,你又能做些什麼呢?所以版大提到"他們為甚麼簽約呢?並不是被迫的,而是被秋山的必勝法說服",我認為並不是這樣,願意組隊,某方面來說也是被逼的,因為在秋山的必勝法中成功的機率很大,但如果你要單槍匹馬去獲勝的話,那還不如先去準備1億元好了,這就是為什麼到後面走私遊戲時那些人那麼容易被橫谷支配,因為輸了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所以我認為,那些人當中一定有人會有跟版大一樣的想法,但是你除了相信之外還能怎麼辦呢?在沒有更好的方法之前,你只能默默的接受,相信就有可能會從中解脫,單槍匹馬是十分無助跟孤獨的,如果你會負債1億的話(況且在我們一般人的習慣當中,我們還是會習慣去相信契約的效力的,當然那是Liar Game不能用來與一般時候比較,但儘管大家都知道在這遊戲中可能會被別人騙,不過大多數人第一反應還是會去相信別人吧?我倒認為這也是遊戲中可看出的人的善良面)

    所以為什麼有些時候我們可能會覺得劇中的人很笨?那只是因為我們不用真的去負擔1億元的負債而已,就跟我們玩電腦遊戲輸了100萬與線在世界中輸了100萬,那是絕對沒辦法相比較的

  16. 關於"不過我對於劇中一點感到不解,為什麼所有參賽者對於「契約」都十分相信會被履行呢?"這點,我認為上面的網大要說的是

    因為我們不是參賽者,所以我們並不能感受到那種要背負1億元債務的感覺,如果他們不合作,最後只會剩下1或2個人的話,每個人出局的機會都是相當大的,所以那是一場絕對不能輸的遊戲

    如果你輸了就要背負1億元的債務,而這個時候又有個人告訴你一種"必勝法",講真的,就算不簽契約你說不定都會去相信他了,畢竟這是不得已中的方法,要嘛就被迫相信他,要嘛就自己在極小的機率中相信自己會獲勝,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會願意相信那份契約(而且我認為大多數人還是很善良的,除了不得已中的得已之外,其實大部分人一開始都還是相信別人的,只是被騙太多次之後就會學乖而已,像小直那種被騙很多次還是會被騙的人就少多了,但一開始就疑神疑鬼的人也不多)

    再說,簽契約之後,最後獲勝的人也有可能會是自己,有可能是自己拿到那21億,或許小組的成員會對於契約的效力有所懷疑,但你除了相信之外,你又能做些什麼呢?所以版大提到"他們為甚麼簽約呢?並不是被迫的,而是被秋山的必勝法說服",我認為並不是這樣,願意組隊,某方面來說也是被逼的,因為在秋山的必勝法中成功的機率很大,但如果你要單槍匹馬去獲勝的話,那還不如先去準備1億元好了,這就是為什麼到後面走私遊戲時那些人那麼容易被橫谷支配,因為輸了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所以我認為,那些人當中一定有人會有跟版大一樣的想法,但是你除了相信之外還能怎麼辦呢?在沒有更好的方法之前,你只能默默的接受,相信就有可能會從中解脫,單槍匹馬是十分無助跟孤獨的,如果你會負債1億的話(況且在我們一般人的習慣當中,我們還是會習慣去相信契約的效力的,當然那是Liar Game不能用來與一般時候比較,但儘管大家都知道在這遊戲中可能會被別人騙,不過大多數人第一反應還是會去相信別人吧?我倒認為這也是遊戲中可看出的人的善良面)

    所以為什麼有些時候我們可能會覺得劇中的人很笨?那只是因為我們不用真的去負擔1億元的負債而已,就跟我們玩電腦遊戲輸了100萬與線在世界中輸了100萬,那是絕對沒辦法相比較的

  17. 呵,似乎開始有點討論的氣氛了,真好。
    若我沒有理解錯誤,Liar 與吳樣都認為,因為在可能背負一億元債務的情況下,大家都傾向去相信這個契約,或者說迫使自己去相信。
    我想我在文中那句必須補充一下,那個契約不是不能簽,而是既然除了最終執行者以外的隊員那紙契約是唯一的保障,簽了就不該不為自己設保險。比如說,所有隊員都簽七張本票彼此交換,或者利用那個遊戲中代表一億的名牌想辦法做個保險;我的想法正是,這事關自己會不會負債一億,除了那紙不知道會不會履行的契約,不為自己加個保險不會坐立難安嗎?的確如 Liar 所說,自己未必不會是那個最終執行者,但當有八位隊員,自己當上最終執行者的機率高,還是其他隊員當上最終執行者的機率高呢?
    況且,在八人團隊中提出保障自己的條款沒有理由被拒絕,因為其他七個人也應該如同自己會想到這個契約不被履行的風險。
    我認為在這邊跟相不相信人性沒有這麼大的關係,而是我們在締約的同時必須去思考到的各種風險。這在現實社會也是一樣,我們為甚麼需要法律可以在契約一方違約時強制履行?這是在減低我們締約時的成本。我們知道契約訂下去,對方違約,我們最終還有法律這個手段可以使用。這讓我們在規劃契約條款時,可以省去許多時間精力。契約不能履行的情況很多,未必都是債務人自願使其發生的。這與其說是對人性的不信任,反而更像是嘗試對抗無法預料的無限可能性。
    所以「一般人」習慣中相信契約這點,是因為有著整個社會制度的支撐,契約之所以能拘束別人不是因為語言文字天生的力量,而是整個社會制度賦予它的。而我質疑的也只是,這些 Liar Game 的參與者,對於那張不知道能不能被強制履行的契約,何以如此堅信不移,而不多為自己打算一點,加一層保險。
    這個討論很有趣的一點,是對於背負一億元債務這個壓力,我跟您們兩位採取了相反方向的解釋。我認為這個壓力會促使參與者費盡全力、挖空心思去思考對自己最有利的方法;兩位則認為在這樣的壓力下,人會失去其理性的判斷,而顯得脆弱或愚笨。也因為這個前提不同,才會衍伸出對於劇情不同的理解吧!歡迎大家加入這個討論哦!呵呵。

  18. 呵,似乎開始有點討論的氣氛了,真好。
    若我沒有理解錯誤,Liar 與吳樣都認為,因為在可能背負一億元債務的情況下,大家都傾向去相信這個契約,或者說迫使自己去相信。
    我想我在文中那句必須補充一下,那個契約不是不能簽,而是既然除了最終執行者以外的隊員那紙契約是唯一的保障,簽了就不該不為自己設保險。比如說,所有隊員都簽七張本票彼此交換,或者利用那個遊戲中代表一億的名牌想辦法做個保險;我的想法正是,這事關自己會不會負債一億,除了那紙不知道會不會履行的契約,不為自己加個保險不會坐立難安嗎?的確如 Liar 所說,自己未必不會是那個最終執行者,但當有八位隊員,自己當上最終執行者的機率高,還是其他隊員當上最終執行者的機率高呢?
    況且,在八人團隊中提出保障自己的條款沒有理由被拒絕,因為其他七個人也應該如同自己會想到這個契約不被履行的風險。
    我認為在這邊跟相不相信人性沒有這麼大的關係,而是我們在締約的同時必須去思考到的各種風險。這在現實社會也是一樣,我們為甚麼需要法律可以在契約一方違約時強制履行?這是在減低我們締約時的成本。我們知道契約訂下去,對方違約,我們最終還有法律這個手段可以使用。這讓我們在規劃契約條款時,可以省去許多時間精力。契約不能履行的情況很多,未必都是債務人自願使其發生的。這與其說是對人性的不信任,反而更像是嘗試對抗無法預料的無限可能性。
    所以「一般人」習慣中相信契約這點,是因為有著整個社會制度的支撐,契約之所以能拘束別人不是因為語言文字天生的力量,而是整個社會制度賦予它的。而我質疑的也只是,這些 Liar Game 的參與者,對於那張不知道能不能被強制履行的契約,何以如此堅信不移,而不多為自己打算一點,加一層保險。
    這個討論很有趣的一點,是對於背負一億元債務這個壓力,我跟您們兩位採取了相反方向的解釋。我認為這個壓力會促使參與者費盡全力、挖空心思去思考對自己最有利的方法;兩位則認為在這樣的壓力下,人會失去其理性的判斷,而顯得脆弱或愚笨。也因為這個前提不同,才會衍伸出對於劇情不同的理解吧!歡迎大家加入這個討論哦!呵呵。

  19. 本來打了一堆,但後來發現講的好像都是廢話XD

    我想講的只是,其他參賽者有可能也有跟版大一樣的顧慮,但是什麼叫做更好的保障呢?如果契約會不被履行,其他的方法好像也是不可靠的,
    那些參賽者不一定是對於契約深信不疑,只是他們也沒有想到更好的方法可以去保障自己,所以才去相信契約

    至於面對壓力人到底是理性還是愚笨的呢,也許都有可能吧,因為每個人的人格不同,但是所有參賽者對於龐大的債務都感到恐懼跟緊張這倒是無庸置疑的(秋山除外)

    我覺得這段的劇情我是可以體會的,因為如果要是真的是我負債一億元的話,講真的,我也會如在汪洋大海中見到一塊浮木一般,深信不疑的,因為至少還有希望存在嘛,總好過自己孤軍奮戰XD

  20. 本來打了一堆,但後來發現講的好像都是廢話XD

    我想講的只是,其他參賽者有可能也有跟版大一樣的顧慮,但是什麼叫做更好的保障呢?如果契約會不被履行,其他的方法好像也是不可靠的,
    那些參賽者不一定是對於契約深信不疑,只是他們也沒有想到更好的方法可以去保障自己,所以才去相信契約

    至於面對壓力人到底是理性還是愚笨的呢,也許都有可能吧,因為每個人的人格不同,但是所有參賽者對於龐大的債務都感到恐懼跟緊張這倒是無庸置疑的(秋山除外)

    我覺得這段的劇情我是可以體會的,因為如果要是真的是我負債一億元的話,講真的,我也會如在汪洋大海中見到一塊浮木一般,深信不疑的,因為至少還有希望存在嘛,總好過自己孤軍奮戰XD

  21. 的確可能如您所說,未必參賽者都對契約深信不移,畢竟劇情沒有直接交代參賽者面對此契約的態度。不過更好的保障是可能存在的,只要能提高最終勝利者違約的代價,都可以間接降低其違約的風險,也許沒有百分之一百防止的方法,但在契約規劃上能做的就要做,事前不做,事後恐怕就是背負一億負債喔!台灣許多科技公司就是在事前契約規劃上省了小小的律師費,事後賠的慘兮兮。
    面對壓力每個人反應自然是不一而足,不過以他們自願投入二回戰,多少顯示他們是風險愛好者,承受這種壓力正是他們以高風險換取高報酬的必經過程吧!

  22. 的確可能如您所說,未必參賽者都對契約深信不移,畢竟劇情沒有直接交代參賽者面對此契約的態度。不過更好的保障是可能存在的,只要能提高最終勝利者違約的代價,都可以間接降低其違約的風險,也許沒有百分之一百防止的方法,但在契約規劃上能做的就要做,事前不做,事後恐怕就是背負一億負債喔!台灣許多科技公司就是在事前契約規劃上省了小小的律師費,事後賠的慘兮兮。
    面對壓力每個人反應自然是不一而足,不過以他們自願投入二回戰,多少顯示他們是風險愛好者,承受這種壓力正是他們以高風險換取高報酬的必經過程吧!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