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 La Tengo at 這牆音樂藝文展演空間

DSC04431 (by YU-TA LEE)

Ira Kaplan

若說 Explosion in the Sky 的音樂像無盡的浪潮湧向聽者,那 Yo La Tengo 的音樂則像把銳利的刮刀,直刺入聽者的內裡…

成軍已逾二十年的 Yo La Tengo 終於二度造訪台灣。
上次來台是在數年前的野台開唱,可惜我未能親臨現場,只在他們表演的隔天聽學長轉述,聽到團員玩大風吹只覺得有趣,那年的野台開唱在我的青春記憶中是場華麗的冒險,可惜只能去有閃靈及 Megadeth 的第三日,錯過了 Yo La Tengo 還真有似缺了一頁的小遺憾。
因此得知 Yo La Tengo 要再來台灣,這次可是早早買好票放著等呵(這幾個月的活動我好像都很早就排好哩!)

DSC04513 (by YU-TA LEE)

Georgia Hubley

十月十六日,「這牆」外的人潮比出乎意料的少,也許是因為分散到其他場次了吧!進場時還心想:「也好,人少反而可以聽的更自在呢!」;在舞台左側階梯處站定(個人最愛這個位置,要進入前方暴動圈很方便,階梯的高度讓視野也好,又不會如舞台右側一直有人走動。)
八點一到,暖場團 – Texas Pandaa 上台囉!我事前完全不知道有暖場團,所以也不知道他們是何許人也;Texas Pandaa 的音樂中飄蕩著絲絲暖意,舒服但又不會太軟調,蠻對我胃口。這好像是我第一次聽來自日本的後搖滾團體,印象不錯,演奏中間主唱之一還拿著中文教科書在台上嘗試用中文介紹團員,相當可愛。大家不妨找 Texas Pandaa 的專輯來聽聽看哦!

DSC04484 (by YU-TA LEE)

James McNew

近九點,Yo La Tengo 終於登台!才在第二首就見識到傳說中的團員大風吹。但比較令我吃驚的是,Yo La Tengo 讓全場隨音樂搖擺、甩頭的歌也不少,原以為會是更冷靜的音樂現場。
Ira Kaplan 彈奏吉他、製造各種聲響的演出非常具有震撼力,令人動容,前文形容 Yo La Tengo 的音樂如同刮刀,我想就是因其奏出之凜冽、尖銳聲響,聽完卻異常舒暢輕盈,好似五臟六腑被刮去一層髒污。
另兩名團員 Georgia Hubley、James McNew 則相對顯得很平靜,James McNew 偶爾還會與 Ira Kaplan 鬥嘴,Georgia Hubley 就真的十分沉默,鼓手真的是樂團穩定的力量呵。

分享一些現場的小插曲:
其一,現場的外國人不少,開場不久 Ira Kaplan 第一次開口時還有聽眾大喊「GO! OBAMA!」,剛好前一天是美國大選最後一次總統候選人辯論, Ira Kaplan 還問台灣有人看嗎?我還真有想跟他說我有看。
其二,Encore 有一曲三名團名都變成節奏組,還硬來三段鼓獨奏,非常有趣。
其三,Encore 另一曲很痛快地罵 Bush,有網友可以提供一下該曲曲名嗎?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或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歡迎留言或利用左側按鈕分享。也別忘了可以訂閱本站 RSS 接收未來的更新唷!

作者

YUTA

大學主修法律,興趣雜而不精,本站文章中,音樂、影視、音響、法律類多由其發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