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 烏干達天空下 (貳) – 9/12 TIA: This is Africa.

最後召集,明天(12/11),晚上六點三十分,台北大學民生校區九樓,阿綸有個小演講會,分享他在澳洲打工遊學及非洲當義工的經驗喔!

CIMG2303 (by YU-TA LEE)

十八度。
開玩笑的吧!這是非洲應該有的溫度嗎?烏干達被赤道貫穿是貫假的喔?

從橢圓的小玻璃望出去,外面正在下雨,天空陰陰的。

機長廣播:室外溫度是攝氏十八度,當地時間下午兩點四十五分,很高興各位搭乘阿聯酋航空,希望有機會再為各位服務…巴拉巴拉…

十八度。

開玩笑的吧!這是非洲應該有的溫度嗎?烏干達被赤道貫穿是貫假的喔?

從隨身背包中拿出外套穿上,沒有必要這麼不信邪,更不想要在到達的第一天就感冒,保重身體要緊,畢竟未來還要面對很多挑戰。踏出機門,看見小小的機場,之前對於 Entebbe 機場的印象是從「最後的蘇格蘭王」一片中所獲得,只不過片中的主角是要逃出去,我是飛進來。室外空氣果然如同機長所廣播的內容,又溼又冷,雨滴在臉上還感受到了一份寒意。不同於一般國際機場,這裡的登機及下飛機的方式比較像他國元首到訪時所用的,一切露天。我差點也想揮揮手,只是找不到鎂光燈。

進到機場裡,跟著人群排著隊準備要面對第一個問題:海關會不會給我簽證?

會擔心不是沒有原因的,首先是因為烏干達共和國與中華民國並沒有外交關係,烏干達政府並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這也就算了,更重要的是兩國間並沒有什麼貿易往來,又沒有邦交、又沒有利益糾葛,我的身分其實跟外星人造訪並沒有什麼不同,只是被問到來這邊幹嘛時我不能說 “I come for peace. Please give me visa!” 。 其次是我曾經在他人的部落格上看到有人去烏干達的旅遊經驗,曾經因為護照問題,從肯亞入境烏干達時遭遇了困難(當然有部份原因是海關在搞鬼,詳情請看 「Overland Crossing 漢斯@地球走走看看:英女王陛下欽派之皇家廁所秘密任務」 ),雖然我查過外交部網站,國人持護照是可以辦理落地簽證的,但誰知道會遇上什麼樣的問題。

做最壞打算之後,用最樂觀的心情去面對。

最壞的情況是什麼?大不了就是原機遣返,花了快要七萬塊的機票錢到烏干達來個 Touch down,拍張照、上個廁所然後在馬桶後面偷偷留下「阿綸到此一遊」後,再坐二十四個小時飛機回去。有什麼好擔心的。反正又不會出現以下的情節:
海關人員:「先生,麻煩這邊請。」

眼前出現一個大缸裡面裝著水、冒著煙,下面有柴在燒。

「這是幹嘛?」

「喔!為了優待外國來的貴賓,我們都會招待他們在入境前先行沐浴,用的是我們烏干達最傳統的方式。麻煩您把衣服脫了後放在這裡。」

為了領取簽證我只好乖乖照做。

海關人員:「請問這樣的水溫還可以嗎?」

「可以可以!服務不錯嘛!但是你們這個水裡面怎麼還會有蔬果?」

「您不瞭解,這是用來抗氧化的,對皮膚很好。」

「醬啊~想不到你們也注重這東西啊!」

「是啊!我們也是很注重食品養生的!喔不!我的意思是指服務品質、服務品質!」

「可是你的口水流出來了,要不要擦一下?」

然後我就上了國際新聞。

我的幻想被拉到現實之中是因為我看到了一個人,在我右邊的隊伍裡,我的正右手邊,一位東亞人士,臉看起來反正不是日本、韓國、新加坡,就一定是中國。偷偷瞄了一下他手上拿的護照,上面的字我認得,還有幾顆星星。確定他的身分後,我就開始在想,如果我們同時面對海關,不知道誰可以先過關?從那一刻起,我就開始一直期待著,反而忘掉有可能會無法獲得簽證的可能性,自己轉移了自己的注意力。

關鍵的時刻來臨,我們兩人同時面對海關,雙方起步相當,把護照、入境申請單和簽證費交出去時,我展現了七顆半牙齒的微笑、加上一句問候,而相對的,隔壁那位老兄則一臉屎。海關看了看我,看了看我的護照,問我來這邊要幹嘛,我回答我是來旅遊的(烏干達沒有義工簽證,要進去當義工就要辦觀光簽證),之後一切按照標準程序,收了錢,在我的護照上貼了簽證,然後把護照還給我。當然他不會知道我與我右邊那位老兄的暗中較勁,但是當我先馳得點而隔壁的還在被問問題時,我心中不知道拉了幾次弓!

但是一出海關走向行李轉盤的路上,我發現他只有給我 30 天的簽證而不是我在入境單上填的 90 天,因此我必須要在簽證過期之前去一趟鄰近國家後再回烏干達,以重新獲得新的簽證。欲速則不達,吃快弄破碗,但是無論如何,我順利的入境了。

CIMG3559 (by YU-TA LEE)

即將面臨的第二個問題也很順利的化解,出來沒有多久後我就看到我的背包從行李口被吐了出來,然後像迴轉壽司般運送到了我的面前,想不到我的行李這麼聰明還知道要怎麼轉機。

然後是第三個問題。

當我踏出抵境大廳後,我並沒有看到有人手上拿著我的名牌等著我,這跟組織當初寄給我的信件裡寫的不一樣。到處晃晃後也沒有發現接機人員,這叫我該如何是好呢?人類是會模仿的動物,這時我看到一個大約我年紀的亞洲女性,我想可能是日本人,為什麼為特別注意到她?因為一個亞洲人在一群烏干達人中真的很顯眼,我觀察她的舉動,她好像也是找不到要來接她的人,於是她跑去換了錢,我也就跟著跑去用美金換了點當地的先令,有了錢後我就可以打電話給我的組織告訴他們我已經到了。然後她開始問人哪裡有電話可以打,我也就偷偷跟著,省去問問題的麻煩。

後來跟那位日本女生一樣,我也跟一位當地人借了手機打電話給我的組織,當然有付那位當地人錢,而且後來發現是被坑了,但是為了能夠順利的離開機場,花個 2000 先令,大概台幣 40 塊左右,其實也算還好。

烏干達被英國統治過,道路規劃也跟英國一樣,駕駛座在右邊,車子靠左邊前進。Entebbe 機場附近的主要幹道上有柏油路,支路則是用紅土及碎石所構成,街容大致和台灣的鄉村十分的接近,遠方沒有高山也沒有高樓大廈,視野十分遼闊。

CIMG0479 (by YU-TA LEE)

今晚要住的地方是一間離機場不遠的 Backpacker,這間 Backpacker 是間一樓平房,外牆的色彩十分的鮮明、十足非洲感。接我的人告訴我明天一早組織的人會來,他們會負責我今晚的食宿費。服務人員給了我間有著雙人床的房間,橘色的門後有著最陽春的佈置,床、蚊帳、垃圾桶還有條浴巾,我因為已經 24 個小時沒有好好睡覺了,所以雖然當地時間是下午四點,我還是在把行李搬到房間後,一整個攤平在床上。

CIMG0475 (by YU-TA LEE)

轟隆隆的雷聲不停的響,音波強到連我的床都在震動。這一路上我都處於半夢半醒之間,在我回神過來後總是會發現自己到了另一個地方,有時候都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一連串的夢,所以當我被雷聲吵醒,看到眼前的蚊帳時,我還以為自己在成功嶺上。但是成功嶺上不會有那麼大的一張床,慢慢張開眼睛後記憶也開始恢復,沒錯,如同血鑽石裡所說的:“This is Africa.”。走出房間後到處晃晃、認識環境,晚餐反正是組織出的錢所以我也就隨意了,點了個 Chips 加上燉牛肉然以及一瓶水,洗了個澡後我又窩了回去我那一個人睡的雙人床,等到明天的到來。

原文位址:「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烏干達天空下(2) 9/12 TIA: This is Africa.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或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歡迎留言或利用左側按鈕分享。也別忘了可以訂閱本站 RSS 接收未來的更新唷!

作者

YUTA

大學主修法律,興趣雜而不精,本站文章中,音樂、影視、音響、法律類多由其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