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 烏干達天空下 (參) – 9/13 Hello! Mukono.

CIMG0510 (by YU-TA LEE)

在烏干達也是有網路可以用、有超級市場可以買東西的。
只是速度很慢、品客一罐要一百塊台幣。

今天早上八點爬了起來,距離昨晚的上床時間正好是十二個小時。

事實證明經過在澳洲的那幾個月、到處為家的訓練,我現在不管在哪裡都可以睡得很好,而且說實在的,雙人床算是我近幾個月來睡過最大的一張床了。之前也有睡過機場、在屁股位置凹陷的床墊、跳蚤床、椅子上坐著睡…等奇怪的地方,後來發現只要累了,只要能夠遮風避雨、其實哪都可以睡。而昨晚的十二小時充電,也讓我今天精神特別的充足,早早就吃完早餐提著行李在客廳等著要來接我的人。

Leslie,加拿大人,30 初頭的年紀,偏瘦的身材與臉孔帶著有神的眼睛,說話總是帶著笑容,但是有時速度會快到連母語是英文的人士都跟不上。The real Uganda 的創辦人,也曾經是 GVN 的一位義工,是我今天要碰面的連絡人。

在此要先解釋一下 GVN 以及 The real Uganda。
GVN,Global Volunteer Network。是一個設籍在紐西蘭的國際性義工組織,也是我這次申請的對象,該組織在世界各地都有義工計畫,其內容也相當的「客制化」,你可以依自己的興趣及時間來選擇想要去的國家、計畫內容以及時間長短。組織發展的十分健全,一但你申請核准後,相關的保險、機票訂位、資訊、先前義工的經驗、緊急連絡電話…想要的訊息都會馬上提供給你,甚至還有教你如何一步步準備的影片。唯一的不方便,應該就是其內容全部都是英文。

其實只要有興趣的人,上網輸入“volunteer uganda” 後皆可以搜尋到許多類似 GVN 的義工組織,然而 GVN 能夠在之間「殺初重圍」,佔有一席之地,其原因很簡單:因為他的費用相對的便宜。那麼接下來大家想要知道的答案應該就是:「啊是花了多少錢啊?」

〈基本消費〉
入會費:350、在烏干達兩個月的計畫費用:1774、來回機票:2200、保險:150。(單位/美金)

很多朋友聽到去當義工還要出錢都感到十分的驚奇。

「蛤~你去當義工還要自己出錢喔?怎麼不是人家幫你出錢?」

「哇!年輕人不簡單,出去還要花自己的錢喔!」

其實當義工要自己出錢本來就應該算是個 common sense,只是大家可能會因為中文字面的因素而誤會了他的本質上的意函,其實英文 “volunteer" 翻譯成中文時如果翻成「志願者」,會比較符合現狀一點,因為到某個地方去服務是出自於自己意願,而不是因為有人花錢請你去時,這樣要你自付三餐加上機票、保險甚至是一些樂捐,其實也是不為過的。當義工不是去做善事,不是去積陰德,也不是去贖罪;而且有時候你獲得的會比你付出的更多。

Leslie 曾加入 GVN 在迦納(Ghana)為其三個月的教學計畫,當她返回加拿大後,她發現在非洲還有許多事情還等著外界的人們去伸出援手。四個月後,她決定重返那黑色大陸,只是這次,她選擇了烏干達(Uganda)。她在烏干達的 Mukono 地區(首都 Kampala 的東方40公里處)發現到部份的當地 NGO 組織以其有限的資源在幫助人們,當她了解那些組織在當地的募款狀況並不穩定後,她轉向 GVN 詢問是否有合作的可能。GVN 雖表示樂意,但他們無法將義工送到一個個的當地組織中,於是 Leslie 在2004年十月份在當地成立 The real Uganda,一個登記在當地的 NGO,以作為 GVN 跟當地 NGO 的橋樑。然而因為該組織不用支出龐大的行政成本,所以直接報名參加,費用上相對的便宜,The real Uganda 近年來也開始招收一些非經由 GVN 體系而來的個體義工。目前與 The real Uganda 合作的當地組織有:MACRO, House of Hope, CODEAPS, KACCAD, Springs of Hope, PIT-TEK Women’s Association, and St. Isaac’s Training Center。

介紹完畢。但是為了怕大家看不懂,我在這裡用幾句話來說明各個組織之間的關係。簡單的說,GVN 是國際性義工派遣組織,The real Uganda 是地區性義工派遣組織,然後當地的 NGO 則是各個義工未來會服務的學校、孤兒院或社福團體。透過 GVN 你可以選擇世界各地不同的義工活動,但是若對烏干達有興趣而想要直接選擇這國家,也可以直接連絡 The real Uganda,這樣會省下一筆錢,然而「售後服務」可能沒有像 GVN 那麼好。

回到故事主軸。

從 Entebbe 經首都 Kampala 外圍到 Mukono 的路段大約要花上一個小時,一路上 Leslie 向我及另一個愛爾蘭來的義工 Rachel 解釋著我們會遇到的生活狀況、未來要去的 NGO 的概況、Mukono guesthouse 的一些使用規則。雖然給人一種很正面、很想要跟我們分享一些心得的感覺,但是她說話的速度快到跟機關槍一樣,英文單字不斷的射向我;但是和機關槍不一樣的是:子彈可以躲,單字不能閃。我也就像個定靶給她不斷的攻擊,然後腦中不斷做著關鍵字搜尋。還好她大部分說的都跟之前寄過來的訊息有所重複,關鍵字搜尋果然有搞頭,雖然不能像網路商店說得一樣可以賺大錢,但是至少聽的懂英文。

烏干達地圖 (by YU-TA LEE)

Mukono 在地圖上首都 Kampala 右邊一點點而已,Entebbe 則是國際機場的所在地;Entebbe 左下方的 Masaka 則是我未來要去的地區。

就像進到糖果屋裡的小孩一樣,我望著窗外的景色,一切都感到驚奇。為了避開 Kampala 主要道路的車潮,Leslie 開著她的吉普車帶著我們穿越小路,這樣一來反而讓我們看到更多這個城市的另一面。在烏干達行人是沒有路權的,道路就是要給車子開的,一路上的喇叭聲不斷,都是在警告行人後面有車子要靠近。烏干達的景色開始改建我腦中非洲的形象,雖然遠方可以看到首都內的高樓大廈,但小路兩旁的房屋主要還是以一樓平房為主。而道路也並非平而直,紅綠燈一路上我只看到兩個。經過一間醫院時,Leslie 特別跟我們說,如果發現自己生病了,不要拖,馬上到這家醫院來看病,那裡有提供西方的醫療系統。

在道路上奔跑的車子,讓我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點。很多車上都會寫著日文,尤其是那些小貨車或大卡車。一問之後才發現在烏干達大部分的車子都是從日本進口的二手車。在日本,當車齡過了一定時間時,為了環保,稅率就會提高到買新車都比較划算的地步,以鼓勵大家使用更節省能源、污染較少的車輛。而那些二手的車子就被運來非洲的自由市場了;買一台二手 TOYOTA corolla 大概是十萬塊台幣左右。但是有一點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為什麼很多車上的日文都寫顛倒了呢?

CIMG0539 (by YU-TA LEE)

當然驚奇也是相對的,路人看到我們車子經過,都會多看兩眼。雖然不是「萬綠叢中一點紅」,我們也是「萬黑人中三個白了」。黑與白是很明顯的對比色,所以當你經過烏干達人時,就算只有一瞬間,你也很容易察覺他們眼睛的動向。

CIMG0491 (by YU-TA LEE)

從guesthouse 望出去的風景。

Mukono Guesthouse 是大部分義工住的地方,就如同我之前所提,The real Uganda 主要是在 Mukono 地區和當地的社福團體合作。然而我所要報到的當地 NGO-House of Hope 卻是離的最遠的一個,大約位於 Mukono 西南方約250公里左右的 Masaka 地區,所以我在這裡只有一晚的時間,明早我的 Director 會來接我到我未來要去的地方-Kyazanga(讀音:掐桑嘎),一個連當地地圖上都找不到的村莊。

CIMG0488 (by YU-TA LEE)

(由右到左)Leslie、Rachel、Mika

CIMG0483 (by YU-TA LEE)

這是往 guesthouse 內望去的景色,一間間的是廁所和淋浴間。

CIMG0487 (by YU-TA LEE)

其中一間房間。感覺跟一般backpacker沒有兩樣。

Guesthouse 是棟位於主要道路旁的兩層樓建築,裡面住的不只只有我們這些義工,也包括了當地的人們。他給我的感覺比較像日本公寓的感覺,一戶一戶的分租出去,而我們也只是其中的一戶。走過在一樓長長的雍道、轉上樓梯後進入走廊底的明亮房間,房間牆壁上滿滿都是之前義工留下來的感想及留言,連天花板上都有。這裡義工們的交誼廳,外面還有個陽台可以抽煙。進來的門邊櫃子裡,擺著當地婦女所作的手工項鍊、首飾。櫃子的旁牆上掛著手工小錢包及背袋。四面的牆都有椅子靠著,中間一張橢圓形桌子。冰箱和書櫃在對角線兩端的角落相望。

CIMG0490 (by YU-TA LEE)

牆上都是之前義工留下來的照片、感想。還可以看到有簡體中文,但聽說那位義工是從美國來的。

當我進到這間房間後,我就一直在找有沒有哪個角落可以留下一個記錄。畢竟我在這邊也只有一天,未來會不會回來實在很難說,加上所剩無幾的空間更增加了非在今天完成不行的急迫性。認識了環境、和其他義工打過照面後,我向其中一位義工借了麥克筆開始在牆上塗塗抹抹,原本只有寫台灣和留言,後來想說時間還多,不如來畫個國旗吧!結果就這麼站在椅子上、抬著脖子畫了一個多小時,完成時完全可以感受到那些在中世紀時為教堂劃上壁畫的畫匠有多辛苦。

CIMG0499 (by YU-TA LEE)

希望我的留言能夠成真。

在烏干達也是有網路可以用、有超級市場可以買東西的。只是速度很慢、品客一罐要一百塊台幣。

CIMG0494 (by YU-TA LEE)

當我在 msn 上遇到朋友,大家感到驚奇時,我就很想要把這張照片拿給大家看。

CIMG0495 (by YU-TA LEE)

超商內應有盡有。有貴也有便宜的。

傍晚的時候我與其中一位也是剛到的義工 Bob 約好到附近走走。通常,男性義工比女性義工還要少的很多,而且大部分都是退休年紀的男性,二十多歲左右的男性義工十分少見,而更少見的,就是像我這種二十多歲左右單獨前來的亞洲人。在我待在烏干達的兩個月,我們組織沒有和我年紀相仿的男性義工到訪。

我們找了條垂直於主要幹道的小路走去,有了第一次外星人和非洲人的接觸。我們一路上互相聊著自己到訪地球的原因;Bob 來自美國,之前在肯亞當過三個月的義工,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到非洲來了,但是烏干達對他而言也是另一個國度。我告訴他我在澳洲存了點錢,因緣際會的到了這裡看看,希望能夠多體驗一些事物。他說,他非常羨慕我在這個年紀就能夠到非洲來當義工。

CIMG0509 (by YU-TA LEE)

種植的是地瓜。方法我從來也沒有見過。

我們一路上只要看到有趣的事物就會停下來問問當地人,英文是烏干達人必學的語言,對答起來沒有問題。我們看到非洲小孩十分的強壯,小小年紀就跟著到田裡工作,人們也十分的熱情,其中有一個,我們只是在路上找他問個路,然後隨口問問一些作物的種植,到最後聊到他還跑回家拿地圖來跟我們介紹他的國家、在我們臨走時還把地圖送給我們。這讓我不禁想,到底有多少的台灣人有這樣的能力、意願可以跟外國人這麼詳細的介紹我們所居住的地方?我想大部分的人對開口說外語是能避免就避免吧。

CIMG0514 (by YU-TA LEE)

其實我很想要找個人幫我們三個拍照,三種不同顏色的種族,不同的年紀,快樂的交談著。

Ester,住在 Guesthouse 裡的當地人,負責整理環境和煮飯。他所煮的東西,實在是美味!在當下我只覺得好吃而已,沒有想到到了 Kyazanga 後我會這麼想念他所煮的東西。Ester 曾特地去上過烹飪學校,知道如何將當地的食材,調味成已經習慣西方食物的我們。連我這個肉食主義者,到現在看到照片還會不自覺地分泌口水,然後想起她那爽朗的笑聲。

CIMG0515 (by YU-TA LEE)

豆類、馬鈴薯、飯。簡單,但回味無窮。

原文位址:「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烏干達天空下(3) 9/13 Hello! Mukono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或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歡迎留言或利用左側按鈕分享。也別忘了可以訂閱本站 RSS 接收未來的更新唷!

作者

YUTA

大學主修法律,興趣雜而不精,本站文章中,音樂、影視、音響、法律類多由其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