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 烏干達天空下 (陸) – 9/15 (上) 我來自台灣

CIMG0577 (by YU-TA LEE)

今天和昨天一樣,又受到了巨星式的歡迎,
只不過今天人多了六倍,變成了超級巨星級的歡迎!

「咕咕咕咕…」的火雞啼與「古~~咕咕」的公雞啼在不遠的牆外互別苗頭,雖然從文字上並無法區別異同,但是著實不同的啼聲不約而同地鑽進了我的耳朵。

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在莫名的地方,眼前的事物不僅不熟悉,還有雲霧籠罩的感覺,在枕頭邊摸索一番之後戴上眼鏡,才發現那朦朧美的成因是白色的蚊帳和近視八百度的交互作用。視線清楚後,思緒也跟著恢復,確定了自己身在非洲的這個事實。

看看時間,還很早,並不急著起床。把蚊帳順手撥開,雙手往後交叉倚在頭下,眼睛張的大大的,盯著由通氣孔透進來的光線,感受室內的些微光亮,望著屋簷及鐵皮屋頂,環顧四周漆成藍綠色的牆壁,腦子開始轉呀轉:不知道學校會有多少小朋友?不知道他們聽不聽得懂英文?不知道我美術課應該要教些什麼?不知道我還要帶什麼其他的課程?好多的不知道…

Kyazanga 的早晨溫度又比當初在機場感受到的略低,畢竟海拔又高了不少,去非洲會曬黑或是很缺水的印象在此時已消失殆盡。牛牽到北京還是牛;人到了非洲還是懶。在這頗有涼意的早晨,躲在被窩裡扭來扭去似乎才是唯一標準的解答,但是飢餓感告訴自己還是得跳出這 comfort zone,伸手抓了件外套,坐起身子。

拉開房門後,陽光噴了進來,原來外頭的世界已經如此明亮,然而眼睛被強光猛然噴到,自行下意識的閉了起來。

“Morning, Uncle Leo.” Mama Fina 對著我說。

“oh….Morning! How are you?” 我瞇著眼睛這麼回著。

“I am fine. Are you hungry?”

“hmmm…..yap! Ha!” 突然發現自己還蠻容易被看穿的!

Mama Fina 是家中的女傭,一切大大小小的雜務都由她包辦,雖然她叫我 Uncle,可是我也不過年長她五歲。Mama Fina 大約一百五十公分左右,一頭幾近剃光的頭髮,可以說是沒有髮型可言,身材略顯福態,時常自顧自的笑了出來,個性十分的小女孩,英文不是說很好但是也足夠溝通了。問完我要不要吃早餐後便叫我先到餐桌先等著,她去拿食物出來。

身為一個一般家庭子弟,我沒有體驗過家中有傭人的感覺,在我坐在餐桌旁時我原以為 Mama Fina 只是去拿個土司或是麵包之類的,想不到她來來去去了好幾回,先是放上塑膠墊,然後擺上盤子、放好杯子、送上熱水壺、紅茶包、咖啡粉、巧克力粉、吐司、果醬、奶油、砂糖、叉子、湯匙、餐刀,然後端出一串香蕉和一盤已經切好的鳳梨。最後還用了個當地婦女表示敬意的方式—雙膝跪地後站起來,然後請我用餐。

看著她來來去去準備的這時間裡我實在感到受寵若驚,可是又不知道該如何跟她表示其實可以不用這麼大費周章,畢竟這是人家的風俗習慣,看來只好未來在慢慢溝通。看著前面擺滿的餐具和食物,實在難以讓我相信這僅僅是早餐而已。回國之後有不少朋友關心我在非洲吃的好不好,每當此類問題一出,我總是會回想到這一天早晨的 culture shock。

今天(9/15)是學期開學日,也是我即將第一次見到全校小朋友的日子。

CIMG0680 (by YU-TA LEE)

我所服務的學校是間名為 Globalize Action School 的私人小學,在烏干達,私立跟公立的學校並沒有太大的分別,而且私立的學校反而比較多,也比較注重教學。公立學校的老師時常領不到薪水,教學品質也沒有那麼好,很多到了七年級的小學生英文都還是沒有長進。

我們學校裡大約有 160 位學生,7 位教職員,包含 6 位老師及 1 位長工。教學年級從幼稚園小班到小學四年級,每個年級只有 1 班。小班和中班共用 1 間教室,約 60 人,剩下的各年級各使用 1 間教室,每班大約 20 人。6 個老師正好每個人帶 1 個班級。

學校建設在約四十五度的山坡上,由最低點往上看,位處最高的是一間包含四間教室的水泥建築,在它的右邊是兩間由木頭支架、手編草蓆與鐵皮屋頂搭成的兩間教室,夾在兩個教室間的是在今年七月份才由他人捐贈設立的儲水系統。水泥教室的左邊是建築到一半的學生宿舍與教室,但是因為經費一直沒有下落,所以處於半荒廢的狀態。水泥教室的後面是由木頭支柱與泥土牆所構成的廚房,學生的午餐都是在那準備的,裡面沒有現代的設施,用的是最原始的方法,燒柴。

CIMG0681 (by YU-TA LEE)

往下坡走一點,中央是一塊由木製柵欄與廢輪胎圍起來的草皮,是小朋友們的遊戲區。草皮右手邊是廁所,草皮的最下方則是一棵高聳的大樹。另外還有幾間磚造水泥建築,包含兩間辦公室、教師及學生宿舍以及儲藏室。

CIMG0675 (by YU-TA LEE)

學校內另外一個組織則是名為 House of Hope 的孤兒院,院童大約 20 人左右,同時也是學校的學生,只是住在學生宿舍裡,有些較為年長的院童會到附近的學校去上中學,然放學後仍以學校為家。這些小朋友的背景大不相同,有些來自家暴家庭,有些是父母雙亡或親屬無力照顧,相同的是,現在在這裡的生活比以往還要好。

今天和昨天一樣,又受到了巨星式的歡迎,只不過今天人多了六倍,所以變成了超級巨星級的歡迎!

停車之後,車子外可以說是黑壓壓的一片,我一開門後小朋友們就分別向我和 Jennifer 打招呼,突然有種政治人物在造勢之感,每雙伸出來的小手我一定要握到、每個突如其來的擁抱我一定要回應,只是我不是為了選票在搏感情。小朋友這麼熱情讓我受寵若驚,有些害羞但是還是會上來抱一下,有些很主動會搶在別人前面抓住我的手,有些乖乖的排在人群中等著輪到他,有些則被擠到人群之外,但是從他眼神中我知道他也很想要和我打招呼。放諸四海,小朋友真的是最單純的生物了,喜怒哀樂都呈現於外在,對於最後那種被擠到外面的小朋友,我通常會直接把手伸過去摸摸他那有如奇異果觸感般的頭,然後我會從他的表情上感受到「願望實現」的其中一個面貌。

CIMG0553 (by YU-TA LEE)

右邊那位是Jennifer,坐在書桌前寫字的是Peter。

跟台灣的小學一樣,假期結束後返回學校的頭幾件事情不外乎是打掃與發作業本。然後接著是在集合場集合唱國歌與跳些早操。看著小朋友們搬著磚頭石塊,拿著折下來的、帶著葉子的樹枝當作掃把來掃地;在辦公室外排著隊伍報到及領作業本;高唱國歌以及開心的回應著老師的帶動教唱,一切好像都回到了小學時代。站在一旁的我,也笑了出來。

CIMG0559 (by YU-TA LEE)

體操之後,訓導主任 Peter 走到小朋友的隊伍前,開始用當地話對他們講解新學期應該有的新氣象(我也聽不懂,但是我想全世界的老師應該都是來這套!),講了講之後突然小朋友全部望向我(應該是介紹到我了吧,我揮揮手笑笑。),Peter 又接著講了講,然後對我比了個邀請的手勢(應該是要我到前面去說說話了吧。)於是我走向前。

上台的經驗不是沒有,但是對著一群黑小朋友說英文還真的是第一次,下面兩百多隻眼睛張的大大的,黑白對比分明,焦點集中在一位黃種人身上。我告訴他們我來自台灣,坐了二十四個小時的飛機才到烏干達,未來將會在這裡陪伴他們兩個月。

語畢,無人回應。

Peter 走回我身邊,重新把我的話翻譯了一次,只見 Peter 邊說邊做出飛機的手勢,又比出二的手勢,小朋友們眼睛開始亮了起來,底下也有了笑聲,不時還看到有人交頭接耳,接著我聽到了關鍵字 “Taiwan”,應該是介紹到我所來的地方,可是小朋友們一臉狐疑,似乎沒有聽過這個地方的名字。

然後 Peter 對著小朋友問我是從哪邊來的,小朋友們就齊聲回答 “Taiwan!”

然後再問一次。“Taiwan!”

再一次。“Taiwan!”

又一次。“Taiwan!”

“Taiwan!”

是的,我來自台灣,未來兩個月請多多指教。

原文位址:「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烏干達天空下(6) 9/15 上 我來自台灣.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或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歡迎留言或利用左側按鈕分享。也別忘了可以訂閱本站 RSS 接收未來的更新唷!

作者

YUTA

大學主修法律,興趣雜而不精,本站文章中,音樂、影視、音響、法律類多由其發表。

“[客座] 烏干達天空下 (陸) – 9/15 (上) 我來自台灣” 有 2 則迴響

  1. 特別喜歡閱讀你在烏干達天空的po文心得
    在母親節前夕
    特來留言感恩這般殊勝的大愛與悲心~

    簡單就是快樂
    無憂就是幸福
    心靈充實更是富足也~

    合十
    感恩

  2. 特別喜歡閱讀你在烏干達天空的po文心得
    在母親節前夕
    特來留言感恩這般殊勝的大愛與悲心~

    簡單就是快樂
    無憂就是幸福
    心靈充實更是富足也~

    合十
    感恩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