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 烏干達天空下 (拾貳) – 等待

CIMG1359

It can be hard to adjust to the new concept of time in the program country. What takes one day to do at home could take 2 weeks in the program country because of delays, weather, power shortage, or relying on people who do not have the same sense of urgency. Are you a flexible person who could cope with this challenge?

你可能會發現自己有點難以適應計畫國家的時間觀念。因為遲延、天氣、電力短缺或者是依賴某個沒有緊急概念的人可能會導致那些在你國家只要一天就能完成的事情,到這裡來後要花上兩個禮拜。你是一個彈性很大,可以面對這樣的挑戰的人嗎?

上面那個問題是 GVN 在我出發前問我的問題,他想要知道對於不同時間觀念的人,我能否適應或是你該如何調整你自己,算是一種行前的測驗,看看來申請的義工是不是符合他們所期望的。

然後以下是我的回答:

I am a flexible person but I think I still need time to adjust myself to a new environment especially in the program country. That is the reason why I apply for two months in this program. Life can be so different in another country because of culture and other facts. I do not think facing a different concept of time will be a challenge to me, contrary, I consider it is going to be an interesting and unforgettable experience. Sometime it is easier to change your concept than to change the environment or other people’s opinions. I will try to merge myself to a different concept of time. Interestingly, because I live in busy cities for more than 20 years, I expect to stay in a place where people have different concepts of time. I might be able to learn different views life from them.

我是一個接受度大的人,但是我想在面對一個新的環境時,尤其是像烏干達,我還是需要時間來調整我自己。這也是我申請兩個月的理由。因為文化或是其他因素導致生活在另外一個國家會有全然不同的感受。我並不認為面對另一種時間觀念對我會是一種挑戰,相反的,我認為那會是一段有趣而且難忘的經驗。有時候改變自己的想法比改變他人或者是一整個大環境還要來的容易的多了。我會盡我所能的將自己融入一個新的時間觀念中。不過有趣的是,因為我住在忙碌的城市中超過了20年,我還蠻期待待在一個有著完全不同時間觀念的地方,或許我會從他們身上學到不同的生活觀點。

在回答問題的時候我根本就沒有想很多,因為我也不知道要從何想起,對於烏干達人的時間觀念我一點概念也沒有,所以我也無法預測到底會遇到怎樣的狀況,於是我就回了一些看起來很漂亮的答案,反正在經過法律系四年的訓練後,回答申論題也已經駕輕就熟了。

不過到了烏干達後才知道時間觀念和我之前的人生所學到的真的差很多。

舉例一、外國人時間 (Mazungu Time)

當你跟一個烏干達人約時間,你希望對方能夠在約定的時間內出現在應該現身的地點時,你一定要跟他說,你們約的是外國人時間 (Mazungu time),意思就是,你要對方一定要準時。

Leslie 就曾經跟我們說,如果你要搭車去機場坐飛機,你一定要跟司機說你約的是外國人時間 (Mazungu time),不然當天早上你有可能會看不到司機。等他現身後,他會跟你說:別擔心,飛機會等你的。然後就等著跟飛機說掰掰吧。

那當兩個烏干達人約時間相遇,通常是怎樣的一個情形呢?我一直很好奇,有一次我問學校的一位老師這個問題。以下是我們的對話:

「Teacher Molly,你知道有 Mazungu time 這種東西吧!」我問。

「呵呵,我知道啊,那是跟你們外國人才有的。」她笑笑的回答,似乎可以預料的我接下來的問題。

「那…如果兩個烏干達人約見面,假使說下午兩點好了,通常是會幾點到啊?」我問。

「大概下午四點。」她回。

「什麼!?」我的小眼睛因為不可置信而變大了!

「下午四點?兩個小時之後!你開玩笑的吧!」

「沒有耶,都是這樣的。」她回我。

「那早到的人怎麼辦?他不會很生氣嗎?」我有點為準時的人打抱不平。

「通常是不會,因為對方也是那個時間到。」她想了想後回我。我聽到後睜大了眼睛!!

「好,那如果你今天準時到了,你要幹嘛啊?」我接著問,因為我覺得我有可能會是那個早到的人。

「就等啊!」

「等兩個小時?」

「對啊。」

「那如果兩個小時後還是沒來呢?」

「那就走囉。」

「蛤~~~這樣喔!」

如果不是真的從一個烏干達人嘴裡說出來,我還真的不相信,後來我把這段對話拿去跟 Peter 說,他也跟我說差不多就是這樣,所以說這世界還真的是無奇不有。後來我會想,以前大家都會說「我哪有那美國時間!」,用來表示自己的時間沒有那麼多,雖然我不知道這個來由是什麼,不過在我體驗過烏干達文化的時間觀念後,我覺得相同的情況如果改成「我哪有那烏干達時間!」,其實好像會比較有寫實的感覺!

舉例二、交通時間

記得有一次我要從首都 Kampala 回到 Kyazanga,我一大早五點多天還沒有亮就跑到車站去坐車,我以為跟台灣一樣提早一點到,可以做到一班早班車回到住的地方,想不到,為了等那班車發車,我足足等了四個小時,一直等到了早上十點半。不過在車上等待的那四個小時,也讓我大開了眼界,看到了烏干達人日常生活的一面,那次的體驗很有趣,以後會有一篇文章專門來描述。

還有一次是我要到首都 Kampala 去,進入市中心後,巴士就塞在車陣裡面了,因為我必須要到車站之後才知道我接下來要怎麼走,所以我就在車上慢慢的等。一直等了一個多小時之後,巴士才緩緩的前進,然後轉了個彎,就到了車站,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我離車站只有步行五分鐘的距離。

除了烏干達特有的時間觀念會讓我在一般生活中花很久的時間在等待之上,在學校的生活中也會有除了等待外,什麼事情都不能做的時段。那個情況在台灣根本無法想像到,說出來大家也會難以置信,那就是下雨的時候。

CIMG0747

稍微跟大家解釋一下為什麼。首先,赤道附近的雨都是對流型的雲所造成的,雨滴的大小跟現在台北市因天時所飄毛毛細雨是無法相提並論的,那裡的雨滴都是跟豆子一樣大的。另外就是在之前跟大家提過的,學校建築物的天花板都是鐵皮所搭的,所以每當下起雨來,雨滴瘋狂的打在鐵皮上,加上教室牆壁的回音後,根本就是吵到不能上課了。再來就是,下雨天的時候,地上會變得泥濘不堪,所以也不能從事戶外活動,只能待在教室裡。

CIMG0746

到這裡或許你會想說:「這麼好,下雨後就可以不用上課、也不用從事課外活動了,那就回家吧。」,但是因為這裡的小朋友,是沒有家長接送或是雨衣、雨傘這種東西的,加上每個人回家的路程都要步行超過上一個小時以上,所以一旦下起雨來,大家都只能待在教室裡等雨停,或是等雨變小,連老師都集合在辦公室休息睡覺。

在烏干達的兩個月生活,就像 GVN 來函裡問題裡所說的,因為遲延、天氣或缺電,我花了很多的時間在「等待」上面,舉例而言,像是我想要到 Masaka 去使用網路,去的路上遇到了油罐車翻覆,必須等上好幾個小時才可以通過;到了 Masaka 之後又可能因為整個城市都沒有電所以要等電來之後才可以使用網路;用完網路之後有時候要等 Jennifer 來接我可能又要等上一兩小時,總而言之就是一連串的等待,而可能我的目的只是要用個一個小時的網路而已。

CIMG2272

不過我也慢慢的發現,等待其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因為我們不得不停下腳步、不得不慢下來,這時候只要加上一點觀察力,反而可以看到很多以前不會注意到事情。

CIMG2091

就拿下雨這件事情來說吧,其實我後來還蠻喜歡下雨的,因為每次下雨,雖然鐵皮天花板會發出吵雜聲音,但是卻又有讓我感到異常的平靜;雖然什麼事情都不能做,但是卻多了可以休息的時間。於是乎,每當下雨的時候,我總喜歡從辦公室裡拉一張椅子出來,坐在門口,靜靜的看著這場雨,看著雨勢慢慢的轉強,看著雲慢慢的聚集,看著水從山坡上流下來。我在我日記裡有寫到一段形容下雨的情節:

九月的烏干達開始進入雨季。

在下雨之前,空氣中的溼度並不會高到給人們一個預告,烏雲就如快閃族般的突然聚集,從山的另一頭那他們列隊飛來,轟隆隆的引擎聲透露了他們近在咫尺的事實。

開艙。

投彈。

雨滴開始轟炸地面。面對突如其來的空襲,人們開始逃竄。

水滴撞擊地面,取代四散水花的居然是顏色加深的土壤,一點一點,然後一片一片,接著一塊一塊的土黃,變成了深棕色,大地這塊海綿正貪婪的吸著水,水滴一接觸到大地,它就死命的把水拉到自己的身體裡,一點逃走的機會也不給,一直要到超過了自己的極限,它才不情願讓水如汗般流出它的身體。

坐在門邊的椅子上,鐵皮屋頂與雨水對抗時喊叫出高分貝的殺聲,凝視遠方丘陵,這世界只剩下鐵皮屋頂的哀號,它吞噬了四周一切的聲響,烏干達語漸漸模糊,小孩嬉鬧聲慢慢退色,只剩下單一的吵雜,又或者是一種單純的平靜。鬧與靜也就這一線之隔,一念之間。

丘陵在雨天裡覺得冷了,有人幫它蓋上白色的毯子。天空突然離地面好近,只要在近一點就要毀了盤古的付出了,一切又要歸於混沌。然而我的思緒在這一刻,卻無比的清澈。

下雨了,我等著雨停。

CIMG1780

原文位址:「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烏干達天空下(12)等待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或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歡迎留言或利用左側按鈕分享。也別忘了可以訂閱本站 RSS 接收未來的更新唷!

作者

YUTA

大學主修法律,興趣雜而不精,本站文章中,音樂、影視、音響、法律類多由其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