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創作 – 深藍

很久以前寫的小文章,把它整理一下放上來,一來充實一下因考試而空蕩的版面,二來當作一個小小的紀錄,有興趣的人就看看囉!

正文開始

霪雨霏霏,整個天空灰鈍鈍的,橫眼望去,整個空氣瀰漫著憂鬱的水煙,像是杯熱咖啡上爭騰出的水氣。
相對於這種王家衛電影的氛圍,街道上的男男女女倒是巧言笑兮,走在這種矛盾的街道上,我冷眼旁觀。

低頭,濕濕滑滑的地面,不斷跟人們的鞋底砥礪著,吱吱哇哇。
不一會兒,右肩被輕輕點了兩下,我轉頭回身,原來是一直在我身後五、六公尺的深藍。
她舉起纖細的右手食指指著路邊一對擁抱的男女,我朝著她指尖望去。
知道我看到了,深藍像是完成一項任務似的,微笑一下,又退到我身後漫步走著。
不一會兒,她又漸漸落到五、六公尺外了。

我喜歡深藍的微笑,雖然她不常笑,但每次當她表達完一件事,她就會略帶滿足地微笑。
她雙頰上的小酒窩,我總喜歡把它們想成句點的象徵;當它們出現在深藍臉上,就是一段事務的終點。

好久了,我跟深藍很久沒說話了,究竟深藍會不會說話呢?
我自己都很懷疑,雖然總記得有聽過她說話,但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我們並沒有任何不合,只是說話這件事在我們之間消失了,我們沒有這種溝通技巧。
她要我看什麼、聽什麼,總像剛才從我後方三步併兩步過來,點點我的右肩,再用眼神跟手勢暗示我去聽、看。
她若要利用文字說什麼那可真的麻煩了。
她會過來拉著我走進書局,把我丟在一旁,自己到書架上翻翻找找,過個十幾二十分鐘,她懷裡抱著十來本書走過來,把她要說的話,從一本本書中指給我看。
我必須把它們一句句接起來,然後終於知道她要說什麼。
最後她會微笑,用她的酒窩打上句號。

去年聖誕節,她指著百貨公司放在天空中的宣傳汽球,上面寫著「聖誕節快樂」。

深藍,為什麼我叫她深藍?
因為她的眼睛是深藍色的,像是一片汪洋大海,看著看著會沉下去的。

我很少跟她走在一起,正確地說,是很少肩並肩走在一起,即使一開始肩並肩走著,過不了幾分鐘她就會開始往我身後滑,滑啊滑,可是不會離我很遠,總是在五、六公尺附近徘徊,差不多是她三步併兩步一下子到的了的距離。

我曾經特別注意她到底為何總會落後我,還有她在我後面究竟做些什麼。
她走著走著,常常被一些小東西拐走了注意力,路邊的小貓、躺在路邊的小紙片,任何東西都能讓她停下腳步去摸摸瞧瞧,有時候更會不為什麼地就蹲在路邊想起什麼來。
她走路就是這樣走走停停,不會離我太遠,也不會特別留意我在哪;
我們兩個就是在路上跳著一支隔著五、六公尺的舞,不及不離。

這天,霪雨霏霏,深藍跟我舞著。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或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歡迎留言或利用左側按鈕分享。也別忘了可以訂閱本站 RSS 接收未來的更新唷!

作者

YUTA

大學主修法律,興趣雜而不精,本站文章中,音樂、影視、音響、法律類多由其發表。